偉人的風骨-旅行社經理眼中的孫運璿院長

~我有幸能為孫運璿院長安排,他一生唯一一次陪伴孫夫人到歐洲的純旅行~

當年孫運璿院長從奈及利亞聯合國協建電廠工作結束,聯合國挽留續聘時,國內某位院長尊敬的長輩的一通電話:「國家需要你!」,便在合約結束之後,婉拒聘約返台。

那時自西非返台,須經法國轉機,第一站是蔚藍海岸的尼斯。過境時,孫夫人從過境室看到外面風光明媚,說好想去一趟,孫院長當時承諾一定要帶她遊尼斯一次。沒想到返台後,一路公職不曾間斷,承諾之事只得放在一邊。直到二度中風後終於退下公職,但此時行動已然不便,加上積蓄有限,便不了了之。

旅行的承諾

我當時在全球旅行社擔任業務經理,受天下雜誌殷允芃小姐委託,安排孫院長到奧地利與法國18天。辦理簽證需要存款證明。從他家回到辦公室,接到孫夫人電話告知提出存款證明有困難,若因此無法取得簽證,便考慮放棄成行。

以行政院長的職位,等於古時候的宰相。幹了六年,竟然連存款證明都提不出來,讓我不敢置信。又倘若連10萬元的存款證明都沒有,此行的費用又怎能支付?將此事回報後,方知此行肇因,讓人感動鼻酸。

原來,當年他從奈及利亞聯合國興建電廠工作結束,聯合國挽留續聘時,國內某位院長尊敬的長輩的一通電話-「國家需要你。」便在合約結束之後,婉拒聘約返台。那時自西非返台,須經法國轉機。第一站是蔚藍海岸的尼斯。過境時,孫夫人從過境室看到外面風光明媚,說好想去一趟。孫院長當時承諾一定要帶她去遊尼斯一次。沒想到返台後,一路公職不曾間斷。承諾之事只得放在一邊,直到二度中風終於退下公職,但此時行動已然不便,再加上積蓄有限,便不了了之。

傳記全部版稅皆捐作公益

此事被天下殷允芃得知甚是感動。因為當時天下出了全台灣第一本「人尚在世」的傳記-《孫運璿傳》。一賣就賣了一百版。原本應由孫院長提取的版稅,因為簽約時孫院長要求,將他所有的版稅全部捐做公益。故傳記雖賣的多,但孫院長卻無分毫進入私人囊袋。因此當得知孫院長有此心願未了,天下便提出由天下負擔支出,安排他夫妻倆前往歐洲圓夢。

因緣際會我就是承辦人。多次因此進入當時位在重慶南路的家。與院長夫妻洽談。家裡陳設與我家差不多。每次去,院長一定西裝筆挺地坐在輪椅上表達感謝之意,縱使剛做完辛苦的復健後,也堅持一定要出面致謝。而我才只僅僅是全台灣二千多家旅行社裡的一個經理。

為了不讓簽證的取得,成為孫家夫婦不能成行的原因。我馬上寫了兩封英文信分別給奧地利與法國駐台簽證官。內容為「孫先生為我國前行政院長,為全國人民所尊敬之長者,此次欲往貴國私人旅行,至盼惠予禮遇簽證是祈」。

簽證的禮遇

信件送入兩國的簽證處,奧地利簽證辦事處看過後,當場要我提示孫先生夫婦的護照,在廿分鐘內就核發了簽證。

另外就是法國簽證。法國簽證處一向給人難搞的印象,但信在上午送進簽證處,當天下午3時許,便接到簽證官用很濃的法國口音的英文,通知在四點前,將護照送進簽證處,次日早上領件。速度超快,而且完全免費。

之後安排前往維也納以及 Salzkammergut 湖區(即真善美電影拍攝區),並在歐洲之星旅行社老闆 JennyWu、張春娟和導遊文以莊小姐(現為德國漢堡歌劇院聲樂家),以及法國旅行社 UTA 的協力下,在十八天內,遊玩了維也納 Salzkammergut 湖區,法國蔚藍海岸的尼斯以及巴黎,完成了孫院長夫婦多年的心願。

當年孫院長已年壽八十,其子孫一鶴為了慶祝其父生日,特請了八十位長輩,各寫一篇文章,記下他們眼中的孫運璿。之後集結成冊,出版了孫運璿80歲生日書(正確書名已忘)。

總共只印製了100本。他為了表示謝意,便送了我一本。拿回公司後報告總經理 Scott Hsu 許文馨。總經理便拿去看看,沒想到一借去看就借了20年沒還,到現在我都還沒看過該書的內容。廿年已過不知那本書許總經理是否還能找得到。

期間也遇到其女孫璐西教授,共同參加行程上的討論,也多次與和遠在倫敦的另一位女公子通電話討論,這些經驗都令人永生難忘。

偉人,如此平凡

讓我也描述一下另一段親身經歷。約在三十年前,我在《龍潭小人國》當業務主管。

有一天,園內傳來騷動,竟是已退休的孫院長在園區內參觀,被民眾發現,心想售票口的同仁認識電影明星,竟然不認識孫院長?!慚愧之餘,馬上拉著董事長,走進園區迎接孫院長。院長拗不過董事長的盛情,進了貴賓室,但說有自備簡餐,堅持不接受午宴的邀請。

我靠到院長旁邊道:「院長,我們沒發現您光臨,如您再推辭在這裡用餐,我們園方所有的員工,今天都會覺得很難過。」院長接受了,但要求隨扈,把帶來的簡餐當午餐,不可浪費。

院長的隨扈們其實都是高階警官,自願追隨院長,他們也推辭我安排的桌餐,僅接受熱湯,飲料。餐後,院長仍堅持付費,董事長堅持不收,最後是把付的餐費,給當天所有的服務人員當做小費才圓滿解決。

然而,最感人的事還在後頭拍紀念照的時候。院長中風,當時坐著輪椅。在照相前說:「大家都站著,我坐著不禮貌,大家給我幾分鐘。」大家就看院長拄著拐杖,慢慢的,一點一點,奮力的從輪椅上站起來。而站在身旁的我,看到院長汗水,從鬢角一絲一絲地冒出來,不由得讓我眼眶泛溼。

臨上車前,我問了問隨扈,各位怎不事先跟龍潭分局打個招呼說一下?隨扈回說,如果那麼做,會挨院長的罵,去任何地方,每次都是院長讓他們先去買好票,再推院長進去參觀。

哲人已遠,典範長存。看到現在紛亂的政壇,做為小老百姓的我,只能分享這段令人難忘的經驗,讓大家對比一下政治家的風骨。

來源:LINE分享

 

延伸閱讀:

喜歡請按讚,或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