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始點調理乳房潰爛:一位德國媳婦的原始點求醫經歷

原始點調理乳房潰爛:一位德國媳婦飛越半球的原始點求醫經歷。

我叫Wendy,是一位遠嫁德國的華裔女子。2017年2月份,我發現自己的左胸出現痛點,觸摸後有硬塊,起先不太在意,後來痛感越來愈強烈,在短短的一個月內腫塊長大到棗子般大小,嚴重影響到我的日常生活和休息甚至是情緒。

在德國這裡,各種各樣的專業診所很多,是醫院的分支坐落在各個小鎮。於是我選擇在家附近的一家婦科診所進行檢查,當時進行的是超聲波檢查,醫生無法確診,也有疑惑是否是負面結果,於是推薦我到市中心的另一家診所繼續做檢查。

來到第二家診所後,我做了夾板掃描,就是需要把整個乳房放進機器裡壓扁後掃描,當時腫塊已經非常的疼痛了,被夾後更是痛的難忍,醫生當時就幫我查看了掃描結果,但是她也不敢下結論,於是請了另一名教授來看片子,她們看了半天還是不敢輕易下結論,當時氣氛很緊張,他們強烈要求我再做一次夾板檢查,我當時同意了。

再次幫我做檢查的護士換了另一個人,她的態度高傲且粗魯,這讓我非常的反感,她在幫我調整機器和站立方位時對我的推攘和語氣非常的粗暴。

我深知儀器檢查對身體的傷害,張釗漢醫生的話此時在耳邊響起,“最大的禁忌是在症狀處擠壓或是針刺等破壞身體組織的檢查,在果上找答案!”於是我毅然拒絕了再次做夾板檢查,反過身來嚴肅的和她說STOP! its genug , ich wird nicht merh das mache !( 停止,夠了,我不會繼續再做這個檢查了!)

躲過了對身體造成第二次傷害的二次機器檢測,繼而她們又推薦我做針刺檢查,需要抽取一部分組織來確定是否是乳腺癌。我深知這樣做只會讓我的病情迅速惡化,甚至一發不可收拾,這位德國醫生甚至已經給我安排好了時間。在此緊要關頭,我做了一個重大決定,不做針刺!我婉轉地和她說我需要考慮一下,繼而離開了這家我永遠都不想甚至不會回去的診所。

和先生離開診所後我們在治療方案上發生了巨大的分歧,先生是德國人,對於本國的醫療是非常的自信,在德國我們都有醫療保險,在這兩家診所所有的檢查都是免費的,即使是以後的治療也將是免費的,但是我早在13年就有幸接觸到了原始點調理法,媽媽從佛友那裡得來的這套光碟被我無意中翻出來播放,覺得冥冥中,一切都有安排。

我怎麼可能把身體交給冰冷的儀器,和手術台,學習原始點後我很清晰的知道,就算是癌症我也不需要懼怕,需要懼怕的是這些過度傷害性的醫療。不畏懼病苦,我也不懼怕死,但是我怕我深愛的孩子沒有媽媽,我怕我的丈夫失去妻子,我怕愛我的家人傷心。但是這突如其來的病痛也著實把我嚇呆了。

病情進一步發展

果不其然,第二天我的腫塊被經過擠壓後,馬上長大兩倍!痛感更難以忍受,於是我在家中自己使用原始點療法調理身體,溫敷,喝薑湯,讓老公幫我按推。腫塊在幾天后慢慢有了縮小,但是我有很多細節沒有做好,薑的用量和運動、溫敷都沒有做到位。

加上還要做家務和照顧兩歲的寶寶,做原始點細節的時間很有限,病情反覆,我的體力一天比一天差,加上先生對我不去醫院的不理解和對於療法的爭議,壓力很大,我們家裡的氣氛非常緊張,這時候外婆離世的消息又傳來,我整個人處於很崩潰的邊沿,情緒非常的低落,病情馬上嚴重起來並出現了許多症狀一發不可收拾。

胸悶咳嗽不停。走路腳底疼痛。失眠。雙腿大腿小腿出現多處紅色腫塊。體力極差,步履艱難,走路無力氣喘。胸前的腫塊長到雞蛋大,皮膚呈現紅腫,感覺快要撐破表皮了。左右手關節也痛起來,全身肌肉緊張。

到這種程度了,我覺得不能再拖下去了,我知道我的細節做得不好,必須要有專業的指導,目前也已經實在沒有辦法繼續履行自己的家庭義務了,想想孩子才兩歲,不能讓他以後沒有了媽媽,短期的離開是為了將來更好的陪伴。再怎麼我也得把自己的健康找回來,不能任憑西醫宰割!我非常的清楚,只有原始點才是我最好的選擇。

我看過很多原始點療法的案例,自己也有用原始點幫助家人調理身體,此時的我不恐懼自己的病苦,但恐懼的是家裡人,如果家裡人把我送進醫院,我可能就玩完了,手術過後復發的案例太多,我還想擁有完整的乳房,還想穿漂亮的旗袍,我怎麼可以少掉這女人的象徵,寧願死我也不去手術。

走進佛山原始點中心

面對這種情形我知道自己必須剛毅,堅強,果斷!我考量了一下世界各處原始點公益中心,包括美國,台灣,廣州,佛山等地的原始點中心,最後決定去佛山原始點傳承愛心公益中心(以下簡稱“中心”)調理。

在Facebook上找到了原始點的Connie師兄和燕妮師兄,她們之前就已經非常的關注和幫助我,並給我佛山中心的聯繫方式,直接找到了佛山的義工老師。

抱著死不去西醫治療的決心,我一直向先生爭取回國,先生也不想看到我繼續痛苦下去,拖下去病情會繼續惡化,最終很無可奈何的幫我定了3月2號從漢堡飛往廣州的機票,他只給我一個月的時間,如果沒有康復,我就得乖乖地在德國接受治療。家中只有媽媽是理解我的,並支持我回國接受原始點調理的。

而德國這邊,家裡的人知道我的決定後非常的不理解,在此之前我隱瞞自己的病情說自己是乳腺增生,是小事情,都讓家裡人不要擔心,此時大家都以為我是小毛病,去醫院裡做手術就會好,但是這種情況在原始點的觀念當中來說已經是重症了,具有生命危險的不是腫瘤或是癌症確診,而是體力!我的體力已經快不行了,走路都要扶著了,已經不能再拖了。

3月2號當天是先生扶著我走進漢堡國際機場的,也許當時他認為很可能以後天人永別,那個時刻真的就是悲痛卻又如此的無奈,離別的痛苦都侵蝕著我們,老公含淚送我進了安檢,一直看著我在人群中慢慢的消失,不肯離去,我含淚拖著箱子走進機場。

一路的長途飛機,我很清楚自己該怎麼做,第一過安檢前不可以貼暖貼,上飛機後我坐定了就拜託身後的俄羅斯小夥子幫我把暖貼貼在背上保暖,嘴裡含著紅參,我的飛機旅途長達16個小時,中途需要中轉俄羅斯機場等待時間是2小時,長途旅行是一個非常消耗體力的活動,曾經張釗漢醫生有過一個病人的案例就是身體恢復的差不多的時候從台灣坐飛機回美國,結果旅途太勞累,回去後就一發不可收拾的惡化。

結果可想而知,我深知我必須時刻謹慎注意保持我的體力,和保持平靜的心態。我手上拿著一串佛珠,心嘴裡一直念著阿彌陀佛的佛號,特意也選擇了走廊的位置,因為我的筋已經緊綳了,不能久坐,坐累了我就起來拉筋,走動,雙腿上的腫塊一直在痛,胸前因為背後有暖貼提供熱能,不會太痛。

飛機上的飲食我只吃麵包和熱水沖泡的薑水,以維持飲食,所有寒涼的水果沙拉,還有供給的冰淇淋和其他甜品我都給了鄰座。就這樣我熬過了長達超過16個小時的飛行,到達了廣州機場,朋友接我後直接就到了佛山中心。

在佛山原始點中心的調理生活

到了中心後,我的心就安定下來了。我和閨蜜,表妹,媽媽約定好了,絕對不可以將我回國治療的消息告訴任何其他家人朋友,以免大家擔心和影響我的情緒和治療。我向她們保證我一個人可以照顧好自己,讓她們放心。

見到可愛的義工們都很無私的奉獻,很專業而且很敬業,他們有些還曾經是癌症病患,身體好了以後發願為其他病苦的人們服務,心裡真的是滿心的感激,我的心就安定下來了。

在中心調理的體驗者大概有100人左右,可以說是一個大家庭了。我回國後忽然覺得以前的孤獨感一掃而光,可以說自己熟悉的語言和吃到自己喜歡的味道。心裡亮堂起來了。我頓時變得開朗和活潑起來。

3月5號,原始點調理的第二天

義工老師幫我按推後,我喝50克乾薑片煮的薑水和爬樓梯運動,24小時溫敷,當天我走路去附近超市買東西,人非常的疲憊無力,腳痛得厲害,一小時後我就沒有體力了。晚上回家睡前發現自己的腫塊破口流水了。出現針孔般大小的孔,流出大量的透明液體,心裡慌了,問了義工老師後才安心下來,這是必然的過程,身體是最精密的儀器,它會自己找到最快最合適的渠道來疏通。聽到義工老師的分析後我才安心多了。2017年3月5日,原始點調理第二天,雙腿依然多處紅色腫塊。

3月10日,原始點調理第7天

早上,我的體力已經有所好轉,就是走路還是大問題,腳痛,在原始點大堂佛菩薩面前,我想拜佛,我的腿是跪不下去的,因為太痛太綳緊了,心裡不知道有多難受,求菩薩讓我快點好起來,我忍著痛跪下去拜了十拜,起來後覺得輕鬆多了。胸口的傷口繼續排異物,傷口擴大。腳部的紅腫開始縮小並有出現輕微蛻皮現象。

3月15日,原始點調理第12天

我的腫塊紅腫範圍已經縮小,創口繼續擴大,如綠豆大小,還在一直排異物,當天我過馬路時候,綠燈很快轉為紅燈,我心急一下居然開始小跑了,等我跑過馬路後我才意識到,我居然可以小跑了,這讓我非常的開心,給我非常大的信心,我甚至覺得我一個月內是可以好起來的。

我的作息時間是早上5:30起床整理後做早操、拉筋操,每天十點前老師幫我按推完後紅豆袋溫敷和敷薑泥,運動、喝薑和不間斷的溫敷,下午運動,晚上十點前睡覺。睡覺時躺在電熱毯上溫敷到天明。作息很有規律,睡眠質量很好。

3月17日,原始點調理第14天

我的體力基本上恢復到普通水平了,在中心還長胖了三斤,我在中心每天都是充滿希望的,很開心的,喝50克的乾薑片煲煮的薑湯,我也是非常的開心喝的,覺得不辣,我一直沒有喝過白開水,也非常能管住嘴巴,不應該吃的東西我一點也不去碰,在中心主要都是以溫熱飲食為主,最挑戰的是我學會了吃朝天小辣椒!偶爾會因為家人的不理解偶然失落傷感,但大部份時間我是不去想其他的,一心的想把健康找回來,回到孩子身邊。

學習傳統文化,改變心性

在中心二樓設有道德講堂,這裡是我們上早課,聽講座,分享心得的地方,不時會有義工老師過來講課,比如傳統文化,家庭倫理,晚上義工老師會主講原始點的細節注意事項。

學習了傳統文化,我知道自己的病是怎麼得的,從此決定不再去怨恨丈夫,我的丈夫雖然很愛我,但是因為文化差異,他有時候對我的不理解經常讓我傷心失落,不被理解的傷感總是一直在。加上在德國天氣寒冷,不多見太陽,又沒有多少朋友,深深的孤獨感一直讓我比較鬱悶。

學會放下了這負面情緒,輕裝前進,知道所有的病都是從情緒脾氣上得來的,我也就格外小心自己的情緒。盡量控制不發脾氣,不怨恨人,學會轉境,只要心裡有陽光,到哪裡都是好天氣。帶著感恩的心,我在中心的療養生活很愉快,認識了很多可愛的病友。

溫敷,我是經常一整天除了睡覺紅豆袋不離身的,喝薑湯由原來的50克乾薑片增加到100克,並加上一把紅參鬚,每天爬樓梯撞牆,做其他運動,或是在中心幫其他病友暖紅豆袋,我知道自己的福分很薄了才會生病的,所以盡量地幫助身邊的人,只要能幫任何人做一件事,我都開心的去做,幫體驗者和師兄們理髮也成為我日常生活中的一件事,在集體中我過的很開心,快樂。

三月底,原始點調理20多天

不太認識我的病友都以為我是健康的沒有病痛的人,說我氣色好看。我真的不再害怕自己會有任何生命危險了,充滿希望。

在中心每周二很多發善心的體驗者會跟隨義工老師去江邊放生,我也很想去,那天趕得很,身上沒貼暖貼就隻身走路過去了,吹了風後,回家的路上就開始體力急劇下降,渾身出冷汗,第二天整個就又癟了下去。可見在個人的高度重視自己的身體能量的保存有多重要。一點也不能疏忽,大約過了一周後體力才慢慢恢復。

胸前的腫瘤這時候已經縮小到棗子般大小了,痛感慢慢的回來了,之前破了皮後,胸前是沒有多大痛感的,老師解釋說以前的紅腫組織壞死了,神經那些也不敏感了,現在它在修復,痛感回來是好事情,在日常處理傷口的時候特別麻煩,要保證傷口透氣但衣服還要不被弄濕,因為傷口每天都流膿。一天要檢查好幾次,濕了需要換上乾凈的包紮和薑粉,不然傷口就會擴大。

在中心我有任何疑問都跑去請教師兄和老師們,也學到了好多原始點的注意事項和細節,在中心學到的東西真的很有用處,這對於我在以後的日子裡回到自己家中,在家裡調養身體和痊癒奠定了基礎,我相對自信了很多。

回德國前我曾經很害怕,和先生說好的一個月時間已經過去了,我還沒有痊癒,我和老公又再申請了半個月留在中心,這讓家裡人更是不理解。那時候我擔心離開了師兄們的每天按推,我的病是否能好,師兄們很細心的和我講解並拿出數據和我分析,告訴我只要心態好,運動溫敷和喝薑湯到位,是非常有把握痊癒的,按推只占百分之三十。還告訴我一個統計,根據諸多病例分析出來的,乳腺癌所有的患者用原始點調理法都是半年才能好,我一個月是不可能的,不能操之過急。我聽了後心裡安定了很多,便開始籌劃回德國事宜了。說實在話,我真的不願意離開中心,但是總是得有離開的一天。

回到德國家中繼續自行調理

告別中心的義工老師、體驗者和家人朋友後,4月20號,我搭乘土耳其航空回到德國,回到家裡後,先生還是不諒解,因為我還沒有痊癒,還有腫塊,他沒有看到我的體力回來了,就只是看著那個腫塊一直還在,就一直施加壓力,企圖送我去醫院治療。

我還是堅持自己的主張,繼續用原始點調理身體,我每天喝薑100克,盡量表現得正常和開始做家務,照顧小孩,避免與先生發生爭論,先生喜歡看我笑,我就多笑給他看,喜歡看我開心的樣子我就不沉重,盡量不讓他擔心和看到我的傷口,我們都很珍惜這次的再次團聚,慢慢的先生也就不抓狂了,有時候還幫我按推。

帶孩子的時候我盡量的溫和不發脾氣,我自己沒有多少時間可以專注運動,於是我就帶著兒子在家裡爬樓梯,或推著車子帶他散步,以及背著他玩爬樓梯,利用一切有可能的空閒時間運動。

兒子在玩的時候我就在他周圍跑圈圈逗他,或是在一邊做撞牆遠動看著他,不然就是在花園裡和停車坪裡跑步,一邊看著孩子一邊一圈一圈地跑步。有時候做瑜伽,有時候拿登山杖徒步走村子,有時候跑步,有時候穿黑夾克曬太陽,日光浴,就這樣我的體力一直保持良好狀態,腫瘤也越來越小,到最後完全消失,到傷口結痂。

感悟、感恩

之前腫塊沒有消失的時候,我一直盼望傷口結痂,其實是不可能的,沒有排完異物,傷口是不會結痂的。所以給類似病痛的姐妹們提個醒,給自己時間,讓它慢慢的好!

在處理傷口的時候我總是反覆又反覆,傷口時大時小,不小心沒有檢查傷口,又化膿了,這些小問題有時候會困擾我,還好,我發現體力慢慢回來後它是保持著的,不會因為我那天沒有做好細節,馬上掉體力,因為我的體力也是我一點一點找回來的。

有時候病痛也許並不是一個大災難,而是一個學習的機會,一個改正的機會。這次回國調理像是冥冥中自有安排一樣,我得到了很多人的幫助,一切都那麼的順暢。

感恩張釗漢醫師,感恩佛山原始點中心的義工老師們。

感恩每一個給過我幫助和為我付出的人們。

希望看到我文章的病友們,你們也要心底存有陽光,看到希望!自己的健康自己做主!

Wendy,2017年12月4日寫於德國

以上文字及圖片由Wendy提供,並同意在此分享給各位讀者,以增加大家對原始點的信心,感恩Wendy的慈悲分享。

 

來源:佛山原始點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