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心」寧靜的最好方法是什麼?

真正的禪修,不需要影響工作。你甚至不必單獨安排出時間來修行,坐車開車、上下電梯乃至行住坐臥都可以。事實上,在禪宗本來的修行中,只要你懂得「以心觀心」,從而認識心的本性,隨時隨地都可以轉變意念。一個人在任何時候都能將心念轉變為對實相的瞭解,就是在禪修了。

《五燈會元》裡有一則公案:唐宣宗問弘辯禪師:「什麼叫佛心?」禪師答道:「陛下每日處理種種事務的心,即是陛下的佛心,即使千佛來作開示,也別無其他。」

在座諸位每天的事情也不少,但如果你能觀心,也一樣會明白「即心即佛」——我們的心與佛無別。這種禪宗的修行竅訣,在密法中也有很多,不過,要有些境界才做得到。

為了引發這種修行,我們要培養每日打坐的習慣。比如,早上起床後,你可以禪坐10分鐘到半個小時。坐好後先排垢氣:吸氣,然後伴隨呼氣,觀想貪嗔痴等煩惱從鼻孔呼出體外;這樣連排三次。之後,靜靜地安住一會兒。不要小看這十幾分鐘的修行,從這裡得到的平靜,將為你一整天的心態輸入正能量,起到很好的調整作用。

晚上睡覺前,最好也禪修幾分鐘。這時候禪修,就像通過按摩去除身體的勞累一樣,內心的疲倦和雜亂就消失了。可以說,這是一種心理按摩。

對於只會調身而不會調心的現代人來講,很多人心理出了問題,有時也作心理諮詢,但這個效果很難說。倒不如平時就培養禪修的興趣,以啟發內心的寧靜,當你有了這份寧靜,在生活的任何時刻,都可以保持良好的條理性。

佛教認為,現實中的一切都是心的造作,而當你的心完全處於一種寧靜、澄清狀態時,會形成強大的專注力。就像非洲獵豹專注獵物並捕獲一樣,專注力可以讓管理者迅速作出合理的抉擇;讓科學家一瞬間得到新的發現。而往昔的佛教智者們,更是以一種非同尋常的專注,開啟了智慧。

俗話說,對症下藥。要讓心寧靜,首先要明白使自己心不寧靜的根源是什麼。現在人煩惱多,外面充滿誘惑,無非是權、利、名、色,每個人得到的肯定不一樣,但只要有比較、有分別心,就會有痛苦,求不得、愛別離、怨憎會、五取蘊、生、老、病、死,都是心不能靜的根源。

要無痛苦也並不複雜,只要做到「放下」,放下並不是四大皆空,我們凡夫俗子必竟還有責任在身,是要拿得起放得下,拿起理性、拿起擔當,放下情緒、放下安逸。

儒家大德曾子在《大學》裡講「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知止而後能定,定而後能靜…」可見,心定則能靜,而心定需要「止」,這個「止」就是目標,使自己人生有意義的目標,並不是一味追求「外物」,而是要學習聖賢,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學習知識,增長智慧,使自己內心強大,人一旦有了強烈的使命感,就能專注在重要的事情上,心不外弛,自然得定,心何愁不靜呢?

所以,如果能把握好規律性的禪坐,以及行住坐臥中隨時隨地的禪修行為,我相信,只要假以時日,不論是男士女士,我們終將迎來自己生命中的奇蹟。

 

來源:touti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