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有感觸的一封信 – 你也有這樣的朋友嗎?

朋友寄給我的一封網路信,看完深有感觸,分享給各位!

在一次大學校友會的聚會中,看到了小胖,他還是那樣笑容滿面,心中對他有著深深的虧欠存在, 在這所有的同學中,我與他相識最久,在國中時讀同校不同班,在大學以前算是聊的來的朋友, 然而,自從上了大學以後,小胖的人緣甚廣,漸漸地覺得我不再是小胖最好的朋友,也因此我不知不覺中,開始忌妒小胖,想分化與他甚為友好的朋友,然而結果卻是我失去一位真正的益友 —小胖。

那時雖然大家天天見面,但是為了趕時髦,每天用 e-mail寫信,而小胖從小就是個歡抓新和搞怪的人物..每天都會收到他不知從哪得來或是做出來的怪玩意,最訝異的是,小胖常常還會搞出一些與眾不同的新花樣來.就這樣大家每天到校一見面後就拿此作為唯一的話題,每個人聊的是如此愉快,小胖也因此更得大家的喜歡,而我卻從那一刻起,對小胖冷眼冷語,常常在他的背後跟其他同學說,他真是個過於愛現的人,也開始批評和不屑他所有的作為。

到了大三下學期,忽然地不再收到小胖的信了,在旁敲側擊之下,原來只有我們這幾個看他不順眼的同學沒有收到他的信,哇靠,那時我心理非常的不爽,於是決定要好好的給小胖難堪,下了課,我們這幾個就走近小胖的座位,在他面前一副耍流氓的樣子,問他為什麼只寄信給其他同學了,不會是看不起我們吧, 小胖沉默了許久,終於聽他開口說:"抱歉,我只是不想讓你們收信不愉快!",這時其他的同學全都圍了上來,對著我們這幾個人說:唷!你們不是一直批評小胖寄信的心態是愛現嗎? 怎麼?
開始會懷念小胖寄的信嗎?

不久就這樣你一言我一語的在快幹架起來的情況,我不禁動了火氣,把小胖的桌子掀倒突見一封信紙飄了起來,我嘲諷小胖說, “唷! 寫情書啊! “,接著就大聲把信的內容唸了出來, 小胖個頭小,自然是取不回個頭高的我手中的信。但是,信還沒唸到一半,我自己羞愧的唸不下去了,全班也是鴉雀無聲,這是一封小胖的弟弟寫的信,認識小胖那麼久,還不知道小胖還有個弟弟,信的內容是這樣的:

哥哥,我好喜歡收到你的來信, 真的好喜歡,每次我被另一個爸爸打的時候, 我只要看到你的信,我就不會難過了。現在我的功課也進步了,有聽你的話在唸書喔, 以前那些叫我白痴的同學,現在都跟我很好喔, 也會教我功課,他們也都很喜歡你寄給我的信,也很忌妒我有你這麼疼我的哥,對阿! 哥哥你是最疼我的了,我答應你要好好的用功唸書,不管另一個爸爸怎麼打我罵我, 我都會忍耐,我知道等哥哥大學畢業的時候, 就要帶我離開這個家,供我唸書,我們還要住在一起, 我會等哥哥的,一定會的喔!

姑姑和姑丈他們現在有沒有常常罵哥哥阿?哥哥你也要忍耐喔,我們很快就會在一起了, 對不對阿,哥哥!要一起忍耐喔!我好喜歡哥哥畫的圖畫喔,有小軒的畫像唷,我會好好的保存著,嗯!我很快就要跟哥住在一起了!

我要做哥哥的乖弟弟~~小軒 “"原來, 小胖他的父親在他唸國中就過世了,媽媽改嫁,將他留下由姑姑照顧,只把弟弟帶走,然而媽媽和繼父常常對弟弟施暴,小胖也必須在下課時候,要到姑姑開的麵店洗碗做工,而姑姑的小孩卻可以回家做功課看電視, 於是這兄弟倆,自分離那一天起,就開始寫信給彼此,相互勉勵。

原來小胖寄給他弟弟那些的新鮮玩意信件,是用電腦繪圖打字列印寄出的,也順便傳e-mail分享給我們這些同學,而我們竟因忌妒而用卑劣的方式,去詆毀小胖原出自善意的行為。

自此之後,我們這些人完全被班上的其他人給隔絕了起來,儘管畢業後, 我在社會上出人頭地, 風光的被邀請回校演講,那些同學依然圍繞在小胖的身邊,沒人搭理我,會後結束時,看到一位西裝畢挺男士開車來接小胖,也禮貌的跟其他同學打招呼,隱約聽見那位男士說,我之所以能有今天, 必須感謝我哥哥的犧牲和教誨。

原來他就是小胖的弟弟,一位在美國研究基因學的準博士,小胖為了弟弟,放棄了出國深造的機會,反而努力存錢的供弟弟出國唸書啊!

“抱歉 ,我只是不想讓你們收信不愉快!"

小胖這句話一直在我心裡迴旋著……其實那時我每天還是一直期待著,期待著寄件者署名為小胖的來信,只是事隔多年,至今我仍沒勇氣走向前,向他說聲對不起。

你收信愉快嗎? 你是用怎樣的心情收信的呢?

你又對寄信給你的人, 抱持著怎樣的想法呢?

好好的想一想吧!如果寄信的人很用心,你是會鼓舞他?還是用我當時的做法詆毀他呢?

我很喜歡收到朋友的來信,因為我知道我是被記得的,而不是被遺忘的,即使只有一年一張的聖誕卡也會讓我開心好久!

有些朋友雖然不常聯絡…卻常常寄一些e-mail給你,一些笑話、溫馨小品、或是小遊戲,這就是他關心你的一種方式,他把你放在心裡。

感謝你~~~我的朋友

當我們拿花送給別人時,首先聞到花香的是我們自己。

當我們抓起泥巴想拋向別人時,首先弄髒的也是我們自己的手。

一句溫暖的話,就像往別人的身上灑香水,自己也會沾到兩、三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