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醫學博士否定西醫治療方式甚至建議取消西醫學

我是一名早年留學德國的西醫學博士,是一位從事30多年臨床醫學的一名醫生,在醫學研究方面也曾多次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但對西醫臨床中的許多理論上的自相矛盾性,和理論與臨床的矛盾性,以及西醫學自身的侷限性,漸漸的開始對西醫學這種理論世界觀提出了許多問題,人們為了健康,為了治病,為何要付出超出原本的代價和痛苦呢?難道人類文明就沒有更加安全更加科學的醫療方法嗎?

要求取消西醫學的幾點倡議

一、西醫學理論是建立在機械唯物主義和形而上學基礎上,雖對人體各組織器官研究已到了分子、細胞水平,但對人體有機整體的認識及研究上,由於其世界觀的偏離,發展至今卻嚴重背離了人體的有機聯繫性。如人體是個有機整體,各個組織器官的個性化研究,起初是為了研究的便利,這就如地球本是一個整體,國界是人為劃分的一樣,我們研究地球就不能把國界考慮在其中。

二、西藥毒副作用太大並常常超過其療效,嚴重與人類日益綠色環保思想相背離

1.小病治成大病。如:膽結石手術摘除後,由於沒有從根本上解決體內結石形成的原因,所以再生的結石只能長在肝管內,結果病人有最初的膽結石病,治成肝結石病。

2.西藥的毒副作用所造成的損害,往往超過其治療作用,結果使許多慢性疾病在治療過程中,原發疾病未治好,而由於藥物的毒副作用卻又造成更多的疾病,甚至這些疾病的嚴重性超過原發疾病。如:慢性腎炎,再生障礙性貧血等。由於激素的應用原發病絲毫不可能治好,長期服用這些藥卻導致了病人諸如:骨質疏鬆、高血黏度、男性化、自身免疫力降低、肥胖症、滿月臉、性功能障礙…等等。

3.更甚者,有些西藥的毒副作用是潛伏十幾年甚至是隔代發作的。如: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四環素牙事件,造成了那個時代的人們,十幾年後要承受一輩子黑牙面對世界窘況,又如二十世紀七八十年代風靡一時的無痛分娩,造成了下一代女嬰子宮癌發病率高出常人4-5倍的痛苦…等等。

4.現在西醫在臨床上尤其是內科系統,如果你稍微留心觀察便知,到底是哪一種真正的病能被治好呢?哪一個內科的病人不是常年反覆的治療,反覆的住院~出院~住院~死亡。醫院除了賺取病人的錢財,真正能給病人帶來哪些健康呢?事實上,病人為了滿足醫院規定的「八大率」,大部分病人是入院和出院時的病情相差無幾,甚至有的病人的病情還要重於入院時。

5.西醫學發展到二十一世紀的今天,給人一個似乎一個很發達很現代化的假象,可稍有一些醫學知識的人都會知道,諸如:病毒性疾病,遺傳性疾病,免疫性疾病,內分泌性疾病,神經系統疾病及多臟器疾病等等,這些真正的疾病,哪一種是西醫學能夠真正解決的呢?所以我不得不提出,這個醫學理論的科學性到底存在幾分?它很可能已經把人類與疾病作鬥爭的思路引向歧途。

三、臨床用藥缺乏科學性。由於其理論世界觀的偏離,導致它給「人」~這種世上最複雜的精靈,臨床用藥卻像工廠工人對待機器那樣機械的、套餐式的、對號入座式的治療。請想,即使是同一種疾病,不分早中晚階段,不分人群體質情況,不分春夏秋冬高原平川地理氣候條件,等等各種具體情況,只要是同一種疾病(確診後),上至教授下至鄉村醫生,都是大同小異的一種治療方案,這能科學嗎?

四、所以西醫的存在已經到了該結束其歷史使命的時候了!人類文明必將產生一種新醫學,在批判和繼承的基礎上,吸取西醫學分析時代「縱」的知識,並最終完成新醫學實現「縱」和「橫」多層面的有機交融,真正造福人類的健康事業,事實上,西方國家許多的人們早已對西醫學的科學性產生了異議,他們有病後大都比較追崇自然療法,而我們卻還在撿拾別人正在遺棄的糟粕視為至寶。

一切科學都必須以尊重事實為基礎!雖然從表面上看這句話會感到極端,但是,這是國外學者的調查結論,我們理性的中國人得尊重客觀事實!瑞士學者韓魯士(HansRuesel)調查求證了以色列、哥倫比亞、英國、美國加州,統計出:只要有醫生(西醫)罷工的地方,其死亡率即降低至平時的50%。50%這不是一個小數字,這意味著,如果沒有西醫的診斷治療,有50%的病人本可以不死(或許他們本來就沒病,只是按西醫的診斷方法才說他們「有病」,於是,他們便被西醫治死了),而當西醫以科學的名義給病人治療後,這50%的活人在花完自己的血汗錢,滿足了西醫的利益後,便被西醫治成死人了!這難道就是西醫的「科學」嗎?難道西醫的所謂「科學」就是讓病人早死?

西醫只有設備,根本就不存在什麼「西醫學」,「20世紀西方醫學界的進步首先是在診斷手段上。然而,嚴格地說,這種診斷手段的進步是光、機、電技術的進步,而不是醫學的進步。例如,小腸鏡是一粒類似感冒膠囊的東西,實際上是一架自帶光源的微型攝像機,能夠把小腸內部的情況拍攝下來,並通過無線電波傳遞到身體外的接收器上,再將接收到的信號輸入計算機進行處理。這是醫學的進步嗎?還是光、機、電技術的進步?大醫院最先進的診斷設備,如CT、彩色B超、核磁共振等等,全都是光、機、電技術的進步。

當然,光機電技術不僅應用於診斷,還應用於治療。我有一位搞計算機的朋友,發明了一種電化學治癌儀。當時我很驚訝,一個根本不懂醫學的人,怎麼可能發明治療癌症的儀器呢?現在明白了,治療癌症的人並不需要懂得癌症的發病原因,亦即不需要懂得醫學,只要能找到某種殺死癌細胞的技術手段就可以了。發明X光、CT、腸鏡、胃鏡的人,我相信都不懂得人體的複雜性,都只把人體看成一架由無數零組件構成的機器。

 

一、西醫是摸著石頭過河的經驗醫學。

西醫今天這樣說,明天可能就又變了。

例如:

(1)醫學專家曾宣佈科學研究表明:「服用維生素可以防止衰老」,可去年新的研究成果突然又告知人類:長期服用維生素會導致癌症。使得多少聽信醫學權威忠告而長期服用維生素者驚恐萬狀。

(2)西醫權威們警告,更年期婦女應及時服用荷而蒙,可有效預防冠心病及改善更年期綜合症,造成多數美國婦女都去服用。可最近有關研究又說,服用荷爾蒙非但不可能預防冠心病,相反會導致卵巢癌的發生率明顯上升,這又使多少婦女同胞大驚失色。

(3)膽固醇曾被醫學研究者告知,是導致心血管疾病的元兇,可不久研究者又改口說,膽固醇可以預防癌變。

 

二、西醫是胡整醫學,一切試著來,就是它的特點。

西醫堅持為真理的正確的西醫知識,以後會被他自己完全否定掉,就好像猴子一樣,不知會什麼時候去試著摸高壓線,一下就嗚呼哀哉了。西醫搞的很多實驗,是不定什麼時侯就會給人類帶來不可挽回的災難性的後果。

例如:

(1)1999年9月,美國費城18歲的蓋辛格,因患一種遺傳性疾病到賓夕法尼亞大學人類基因治療研究所;去接受基因療法的試驗治療。治療前醫生鼓勵蓋辛格說,這種療法問題不大,而且一旦成功可以幫助像他這樣的其他遺傳病病人,於是蓋辛格以豪邁的獻身精神同意作試驗治療。但是醫生並沒有把這種治療可能出現的副作用和危險後果告訴蓋辛格及其家人。醫生把攜有外源性基因的感冒病毒注入他的肺中,他很快就於9月17日因多種器官衰竭死亡。

(2)1982年,歐美發現了許多"粒細胞缺乏症"病人,他們對多種感染失去防禦能力,極易發炎、發熱。後經醫學家長達11年的瞭解努力,才查明是解熱鎮痛藥氨基比林在作祟,而此藥竟已使用了40年之久。

(3)1995年,歐美國家出現大量失明的白內障病人,尤其以肥胖婦女居多。經查實,系服用減肥藥二硝基酚所致。

(4)1999年,美國推出降血脂新藥三苯乙醇,雖然療效較好,但大量病人服用後,不但發生脫髮等毒副反應,而且還有許多人患上了白內障。

(5)2000年,西歐一些國家發現,用新藥"僅應停"治療孕婦的嘔吐反應,竟然出現1200多個類似海豹一樣的胎兒,他們缺臂少腿。在日本則因長期使用抗症藥氮碘喹,釀成了萬餘人致盲及下肢癱瘓。

(6)2002年,在美國發現了300多名妙齡少女患陰道腺癌,後來才證實與他們的母親在懷孕期間服用保胎藥乙雌酚有關。

又如:癌症的放化療,現在讓病人大做特做,若干年後說是錯的,不能做。西醫可以不斷地自我更新,可那些被當時的先進高科技治死了的病人呢?找誰喊冤去?依照西醫不斷自我更新的邏輯,所有的病人都是小白鼠,因為西醫永遠也不會找到成熟的治療方法,即使成熟也要被拋棄的,因為需要不斷地自我更新以驗證,只有自我更新才科學的謬論!

 

三、西醫是只見樹木,不見森林的醫學。

西醫由於站的高度不夠,所以只見樹木,不見森林,等到問題很嚴重了,危害性已經無法挽救了。

例如:白血寧、乙雙嗎啉等免疫抑制劑和激素類藥物,這類藥物通過抑制DNA的合成和上皮細胞的過速增殖,的確可使大部分患者病情迅速緩解。但治療的同時由於對白細胞的強力殺傷,病人很快就會出現脫髮、噁心嘔吐、口腔潰瘍等症狀,有的患者短期內出現了肝腎功能損害,最可怕的是近年來服用這類藥物引起白血病的報導越來越多。

就這樣病人還不敢停藥,一停藥就犯病,犯了怎麼辦?只得舍著激素上。長期大量地濫用激素則違反了「用進廢退」的進化規律,抑制了自身的內分泌功能,雖也能獲得一時之效,但一停藥,機體的內分泌功能就處於「滅火」狀態,難以「自力更生保障供給」,從而發生「反跳」現象,使本病越陷越深。一聾治一 啞,這種「急功近利」的「對症治療」,其結果大都是得不償失。

 

四、西醫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醫學。

西醫是經驗醫學,對很多疾病的診治是本末倒置的,西醫則偏重於「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注重現象而忽略本質,注重局部而忽略整體。結果往往是局部的症狀得到了有效的緩解,而整體的身理狀況並沒有得到實質性的轉變。如此,患者的病情看似好轉,實際上潛伏著、醞釀著越來越大的危機,最終,小病釀成了大病,一種病拖成了多種病。

近十多年來,生活水平提高了,但患病的人卻越來越多,一個人同時患上多種疾病的人也越來越多,因急症、重症而猝死的人也越來越多。某些所謂的專家和業內人士,將此歸咎於生活條件和環境的變化,殊不知,醫療條件的變化才是真正的根源!人們越依賴於西醫,這種狀況就會愈演愈烈!嚴格的說:在很大程度上,西醫是在控制疾病,而不是治療疾病。

 

五、西醫是「一刀切」的醫學。

現實生活中,治療能否起作用、某些疑難病症能否被攻克,關鍵在於內因,關鍵在於能否促使人體自身固有的正常編程程序控制系統正常啟動運轉。

例如:西醫過於偏重尋求外因因素的作用。最為極端的做法就是「一刀切」。只要有一把手術刀,哪裡有病症就給它「來一刀」-「多快好省」。如果是這樣,那才是今後人人都可以去當醫生了。

從理論上來說,如果病根被切除,那麼病症就應該得到消除,拿掉了惡性腫瘤,那麼體內就應該根除了癌症。而現實的回答卻往往相反,為什麼人們還不好好反思一下呢?病症反映的部位而病根並不一定就在那,它只是相當於一個暫時的存貯的倉庫或轉化機構,只要能找到適當的途徑,時機條件成熟,有的是完全可以通過內因治療自生自滅,而你就那麼輕易地一刀給拿掉了,病毒無地方可去,那癌症不擴散那才是怪事。

例如:手術治療結石

將所生結石部位臟器切除,確實這是不可能再生長結石了,因為這個臟器已經被葬進了地獄,不可再生,割去了膽府,死人也不會再說會長膽結石了。摘除了右腎,也不可能再長右腎結石了,如果把人都一個個打入一獄,整個人類都不可能再有結石症了。

手術切除了膽囊是不會再長膽囊結石了,可通往膽囊與膽囊密切關聯的臟器、管道還在,而生成結石的因素(產生結石之本),並沒有消除,所以,施行了手術切除膽囊治療結石症的患者,多在一、二年或三、五年,多者十餘年之後,就又在膽管、膽總管、肝外膽管內生成了結石,疼痛更加難忍,體質更加衰弱,無奈只得再次開刀問斬。請想一想有多少人手術取石後再沒有復發的呢?有的醫生患了膽石症也無奈於切除之術,一個三十餘歲的醫者,一年時間竟然進行了七次手術取石,誰知何時而止呢!

有多少外科醫生反覆四次五次甚至十幾次地給病人做手術,病人「任人宰割」﹐醫生糊裡糊塗不假思索。為什麼割了又長?長了又割,卻不去深思其病因何在。某省醫院院長在與我交談中說:「現在衡量外科醫師的水平並不是看他能不能把病人的病冶好﹐而是看他能不能把那塊肉割下來。

這種療法被稱之為「割韭菜式治療」:要沒有去掉病因,它仍然會長。

那麼繼續割。最後導致患者的身體越來越虛弱,最終可能不是被疾病害死,而是被消耗掉生命!

又如:子宮肌瘤,今年切了明年切,明年切了後年切,後年切了—-沒法再切了,乾脆把子宮給切除掉。缺了子宮,可憐的女人後面會怎樣呢?

同時,從另一側面也可以論證在於側重尋求內因因素作用的中醫理論的極其科學性和正確性。其通過尋求內因因素來解決問題的思想在理論指導意義上是超前的。

醫學界某些人不要再自欺欺人了,是該醒來的時候了。

1). 一切科學都必須以尊重客觀事實為基礎!在西藥橫行的當今世界,在美國,西藥藥源性疾病已成為主要疾病之一,是列在心臟病、癌症、肺病、中風之後的第五大疾病。哈佛學者研究表明,每年因為治療錯誤而死亡的人數,達到15.7萬,比起因車禍、縱火、他殺加起來死亡的總數還多。

難怪藥品在美國不能自由買賣呢?這說明美國人尚有自知之明,知道西藥療效如同!在米國,有一句話很流行,"買抗生素比買槍還難。"是說作為藥品,抗生素管制得很嚴,必須有醫生簽字才可買到,然而,雖然管制的這麼嚴,雖然病人是「謹尊醫囑」服西藥,仍然有無數的病人被西醫治死,被西藥毒死!在藥品不能自由買賣的美國,西藥毒害的人都這麼多,那麼在西藥可以自由買賣的其他國家,西藥又毒害了多少人呢?

2).一切科學都必須以尊重客觀事實為基礎!世界衛生組織(WHO)指出:「全世界有1/3的病人不是死於自然疾病本身,而是死於不合理用(西)藥。」在癌症治療方面恐怕要大大超過這個比例。轉載2001年7月4日《人民日報社市場報》。

3).一切科學都必須以尊重客觀事實為基礎!在中國,據統計,每年約有19.2萬人死於西藥不良反應,接近每年死於吸煙引發疾病的人數。與此同時,每年因西藥不良反應而住院的病人達250萬,讓人震驚。

4). 一切科學都必須以尊重客觀事實為基礎!日本一病理學家在屍體解剖時發現,大約50%的死者,其死亡原因與西藥毒副作用有關。中藥大多都經過了上千年的檢驗。而能夠使用超過一百年的西藥有幾種?為什麼不吃西藥不死,吃西藥早死?反中醫的小丑為什麼不敢回答?反中醫的小丑誰敢斷言,今天你們吃的西藥,明天不會被列為禁藥?

更為嚴重的是,一些西藥還可以導致癌症,即"藥源性癌",這些在醫學界已經成為常識了。比如常用的複方阿司匹林、去痛片,可引起腎癌和膀胱癌,長期服用者的發癌率為9.5%。常用的降壓藥利血平可引起乳腺癌,尤其是絕經期的婦女。常用的氯黴素可導致急性白血病。而治腫瘤的化療藥引發新的癌症更是人所共知,如常用的環磷酰胺可以誘發淋巴瘤和白血病,硫唑嘌呤 可以誘發宮頸癌、鱗癌等等。有人統計,近10年內西藥藥物導致的白血病、癌症達到數百萬人,其中大多數已經死亡。

昨天,治妊娠嘔吐的「白利麥豆」經西醫實驗室研製,宣佈為科學,隨之,其副作用產生了幾千個畸形兒!而今天,「白利麥豆」被列為禁藥,終於導致了日本藥廠破產!

昨天,經西醫實驗室研製的第一代避孕藥,宣告以現在的一百多倍的劑量服用是「科學的」,而今天,糾正說:以前期百分之一的劑量服用才「科學」。原來,「科學」在西醫那裡,僅僅是個任意打扮的小丑!

昨天,西醫「科學」的論證,服用類固醇可治癒美國歌星邁克·傑克遜的白斑病,而今天,西醫又「科學」的說,服用類固醇,導致他的判斷力被嚴重削弱,幹出一些失控的事情來。而美國歌星邁克·傑克遜在西醫「科學」的治療下,被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

昨天,西醫「科學」的論證,米托蒽醌用於治療神經功能障礙和多發性硬化症,而今天,美國藥監局監測宣佈,使用米托蒽醌治療,心臟功能被削弱。

昨天,西醫「科學」的論證,奧卡西平用於成人或4-16歲兒童癲癇發作的單獨治療或輔助治療,而今天,《藥物警戒快訊》宣佈,出現與本品相關的惡性皮膚反應,包括中毒性表皮鬆懈症。

昨天,西醫「科學」的論證,二磷酸鹽主要由於高鈣血症、骨質疏鬆和骨痛的治療,而今天,美國藥監局監測宣佈,在接受靜脈二磷酸鹽治療的癌症患者身上發現顎骨壞死症狀。

那些否定中醫、抬舉西醫的人,誰又敢斷言,今天你們吃的西藥,明天不會被列為禁藥?

西藥是怎麼來的?事實上,所有的西藥都是經過在實驗室中對小白鼠的實驗而得來的!

西醫研製西藥的方法默認了:100萬病人的生活環境跟實驗室中1隻老鼠的生活環境是一樣的!100萬病人--不管生活在赤道、溫帶、寒帶、熱帶,身體對外界氣候的變化:風、暑、寒、濕、燥、火六氣所產生不能適應的病變,跟實驗室中1隻老鼠在恆溫恆壓下產生的病變能一樣嗎?如果不一樣,你西醫憑什麼要把實驗室中對老鼠實驗有效的藥給人吃呢?你西藥是人藥還是「老鼠藥」?(我們中醫認為不一樣!所以,同一個病人,在100個不同的環境中得病,中醫會給他100個診斷!這是中醫考慮病人的致病環境因素!)。

西醫研製西藥的方法默認了:100萬病人的心理情緒跟實驗室中1隻老鼠的心裡情緒是一樣的!100萬病人--不管身體因七情六慾-喜、怒、憂、思、悲、恐、驚、愛、欲而致身體不調,產生的病變,跟實驗室中1隻老鼠的情緒變化致病能一樣嗎?如果不一樣,你西醫憑什麼要把對老鼠實驗有效的藥給人吃呢?你西藥是人藥還是「老鼠藥」?

西醫研製西藥的方法默認了:100萬病人的經絡系統跟實驗室中1隻老鼠的經絡系統是一樣的!人體有「十二經脈、奇經八脈、手三陽、手三陰」,難道實驗室中那隻老鼠也有「十二經脈、奇經八脈、爪三陽、爪三陰」嗎?人體生理結構跟老鼠生理結構能一樣嗎?如果不一樣,你西醫憑什麼要把對老鼠實驗有效的藥給人吃呢?你西藥是人藥還是老鼠藥?

西醫研製西藥的方法默認了:100萬病人的治療方法跟實驗室中1隻老鼠的治療方法是一樣的! 西醫只看到疾病,而看不到疾病產生的原因,是因環境不適引起呢,還是因人心理情緒變化引起呢,還是因飲食結構失調引起呢,因此,在西醫治療的標準化下,100萬病人的治療方法跟實驗室中1隻老鼠的治療方法是一樣的!

而中醫認為:各地方氣候不同,所生的病不同,春夏秋冬氣候不同,所生的病亦不同,各地方的飲食、環境不同,所生的病亦不相同,甚至相同的病,在不同的人身上發生,其治療方法,用藥亦會有所不同。

因此,中醫診斷治療,會因人制宜、因地制宜、因時制宜、因機制宜,甚至同一個病人在不同時期、不同環境、不同情緒、不同時機,中醫都會給予不同的治療方法!

醫學博士:劉為民

 

來源:LINE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