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另一種角度來看癌腫瘤、癌細胞

每個人都有癌細胞,這已是公認的常識。癌細胞既然本有,未被檢查出,又有何喜?既然本有,被檢查出了,又有何懼?既然本有,為何還要檢查?如果說癌細胞是要命的,又是本來具有,那我們又是如何活過來的?可見生死與癌細胞的有無無關。

那麼是不是癌細胞聚生成癌腫瘤之後,就會威脅到生命?如果會,為何很多人有癌腫瘤卻至死都不發病?既然都不發病,怎麼還會死人?可見生死與癌腫瘤的有無無關。

如果不死是因癌腫瘤長得不夠大,可是有些人癌腫瘤都長到二、三十公分大了,為什麼還活著?而且也沒有證據說要長到多大,就必然會死,可見生死與癌腫瘤大小無關。

如果不死是因癌腫瘤長得不夠多,可是很多人體檢時癌腫瘤已轉移多處,為什麼還活著?而且也沒有證據說轉移範圍要多大,就必然會死,可見生死與癌腫瘤多寡無關。

如果不死是因癌指數不夠高,可是有人癌指數已上萬,為什麼還活著?而且也沒有證據說指數要多高,就必然會死,可見生死與癌指數高低無關。

其實癌腫瘤與癌指數跟髮白、面皺一樣同屬異常之果,並與其他所有異常之果一樣,皆因體傷及熱能不足所致,也都是伴隨著生命在衰老敗壞過程中,自然會產生的現象,而非疾病的症狀,不可視同疾病對待。它們頂多就是提醒我們體內代謝變差了,生活習慣該改變罷了,並非絕症。所以,沒有人是死於癌腫瘤或癌指數,就像沒有人是死於髮白、面皺一樣,最後皆因熱能耗盡、體力不支、器官衰竭才走的。

不幸的是,癌腫瘤卻不斷地被誇大醜化成致命惡疾,甚至有些醫師會用此來威脅、恐嚇病人:如果你不接受手術或化療,癌腫瘤會迅速惡化,最多只能活幾年、幾個月甚至幾天等云云,讓病人嚇得半死,每天活在死亡的陰影下。這哪是找回健康的開始,根本就是惡夢的開始。

目前癌腫瘤的診斷與治療所用的斷層掃描、穿刺、切片、手術、化療、放療、電療等方法全都是破壞性的。比如,一次斷層掃描的輻射量視不同部位,約略等於 100 到 400 張 X 光片。穿刺、切片檢查又在傷口補上一刀,讓癌腫瘤進一步惡化。而手術、化療、放療的破壞性、殺傷力更大,會使患者的熱能嚴重消耗,體力瞬間變差,甚至讓器官衰竭、死亡加速。即使僥倖挺過來,因身體已遭嚴重破壞,若不努力改變生活方式以提升熱能、修復體傷,癌腫瘤很快就會復發、擴散。這與把冰塊敲碎,冰塊暫時不見了,但溫度不變,仍會結冰,是同一道理。

可見治病是要從因下手,不是從果下手。可惜的是,如同火警,警報器響了,我們的醫學不是去滅火,而是把警報器敲壞,結果就可想而知了。癌腫瘤不過就是一個訊號,如警報器一樣,是不該被處理的,處理反而是災難的開始。

何况只要有生命就會有癌,而癌從細胞到腫瘤,就像有頭就會有髮、髮會從黑到白一樣,是難以避免的,也是生命過程中不可切割的一部分。白髮既然無須除掉,對癌腫瘤又何必痛下殺手,而苦了自己呢?而且殺了又長,長了又殺,如此反覆地重創身體後,只會死得更快。

因此,要延長生命,就要善待癌腫瘤。而善待癌腫瘤的方式,不是用刀割除、用藥毒殺,治到奄奄一息,痛不欲生,也不是不要進補,想將它餓死,而是要落實保健治病之緣,使自己活得有幹勁、有體力,這樣生命才有保障。須知生命能否延續,與癌腫瘤的有無、大小、多寡及癌指數的高低無關,而是跟熱能、體力有關。所以研判病情,不須參考癌腫瘤的變化或癌指數的高低,只須參考熱能、體力的變化即可,也就是當熱能改善、體力轉佳,即表示將轉危為安,步向坦途。當熱能轉弱、體力漸衰,則表示在趨向惡化,步入險境。

所以有癌腫瘤的人,應該從日常飲食、運動、作息、心情開始調整起。一定要相信自己,因為熱能、體力有沒有好轉,自己最清楚,只要樂觀面對生命,積極把熱能、體力調整好,不但活得自在,又可延年益壽。若有症狀,乃體傷而非腫瘤所致,可用原始點方法來改善,無需恐懼彷徨。

總之,癌腫瘤只是衰老敗壞的異常形態,並非「症」的不適感或「狀」的組織受損,不能稱為疾病。且其屬果而非因,不會導致其他症狀。所以,不可將癌腫瘤當成診斷依據及治療對象,否則就超出了醫學範疇。其餘異常之果,亦作如是觀。

 

來源:LINE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