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無照天理,天無照甲子

天理昭昭,甲子、乙丑、丙寅、丁卯…癸亥,以「十干」配「十二支」,紀數六十年為一周,自然的運行,是永不「出軌」的,會「出軌」的是難測的人心。所謂:「人心不足蛇吞象」,難怪會「無照天理」。「世風日下,人心不古」的今天,看在老人家的眼裡正是:「人無照天理,天無照甲子」。

「天」的運行,是依序行進;人的作為,是照理行事,為千古不移之準則。人違反常軌、拂逆正道,便是不依循「天理」,到了如此地步,則是天喪矣!難怪,會痛心疾首地說:「時序不再按照著甲子輪迴運轉了」。

宋明理學家提倡:「去人欲,存天理」彷彿是說:「人欲」和「天理」是不能並存的,「人無照天理」是否即是意味著因為「人欲」的存在呢?如果「人欲」,指著是難填的欲壑,「去」之理所當然,否則真要「天無照甲子」矣!

所謂:「聖人無欲,君子寡欲,眾人多欲」,一個人的「格」和「欲」的多寡成反比,是虛玄的迂論,人而無欲,還談什麼「人生」?今天「天無照甲子」的現狀是:「窮困無助的人無欲,中產階級的人寡欲,富甲一方的人多欲」,難怪,有人會興:「人無照天理」之嘆!

老子說:「吾所以有大患者,為吾有身」。人因為有「我身」,不自我約束,就會任意妄為,無視天理,而致「天理不在,甲子紊亂」。

人依循「天理」,在宗教情操上可以表現出來,宗教活動本是「最高層次的心理活動,是心靈的保養滌洗,是屬靈的旅行」(李喬語),但不幸今日台灣的宗教活動卻多半和「天理」脫節,而和「人欲」掛鉤,神人之間成了「供需」的存在,大家希望「有求必應」,難怪求神拜佛為著只是添福壽、求財富(求明牌是最明顯之例)而已。

「人無照天理」,豈能求「天照著甲子」,看來如果人欲橫流愈演愈烈,天都要「不按牌理出牌」了。

 

來源:readingtimes.com.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