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不下,是不夠痛!

一個苦者對老和尚說:「我放不下一些事,放不下一些人。」

和尚說:「沒有什麽東西是放不下的。」

他說:「這些事和人我就偏偏放不下。」

和尚讓他拿著一個茶杯,然後就往裏面倒熱水,一直倒到水溢出來,苦者被燙到,馬上鬆開了手。

和尚說:「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麽事是放不下的,痛了,你自然就會放下。」

事實上,我們很多時候放不下:我們有了功名,就對功名放不下,有了金錢,就對金錢放不下,有了愛情,就對愛情放不下,有了事業,就對事業放不下。

這是因為我們心中還有念想,比如對愛還存有希望,期許未來會改變,心中的貪欲還在作梗,對方的行為還沒有觸及自己的承受底線等,總之沒有讓自己痛到必須撒手。

放下其實是一種頓悟,優柔寡斷的人常常思前想後,拿起來慢,放下也慢,倘若他經歷過一次重大的變故,比如與死亡擦肩,那麽這種重擊會讓他一下子像變了一個人,看開了、看淡了,自然也就放下了。

有一個人出門辦事,跋山涉水,好不辛苦,有一次經過險峻的懸崖,一不小心,掉到了深谷裏,此人眼看生命危在旦夕,雙手在空中攀抓,剛好抓住崖壁上枯樹的老枝,總算保住了生命。忽然看到慈悲的佛陀站立在懸崖上,慈祥地看著自己,此人如見救星,趕緊求佛陀說:「佛陀!求求您發發慈悲,救救我吧!」,「我救你可以,但是你要聽我的話,我才有辦法救你上來。」佛陀慈祥地說。

「佛陀!我全都聽你的。」,「好吧!那麽請你把攀住樹枝的手放下,當你把這些統統放下,就再沒有什麽了,你將能從生死桎梏中解脫出來。」。

此人一聽,心想:把手一放,勢必掉入萬丈深淵,跌得粉身碎骨,哪裏還保得住性命?因此繼續抓緊樹枝不放,佛陀看到此人執迷不悟,只好離去,其實那人離地面僅僅只有一米。

我們之所以痛苦,是因為有慾望,天天背負著慾望和想法的人,自然很累,見物喜物,見人喜人。

一如我們買了個新房,開始嫌房間太空就瘋狂地購買東西,等到多年以後,你會發現,這個房間被你堆得像一個小胡同了,你覺得特別壓抑,想扔些東西出來,結果呢,扔這個時,覺得太有紀念意義了,留下,扔那個時,覺得扔了以後就沒有了,還是留住吧。

最終,你哪個也捨不得,於是就只能忍受狹小的空間,忍受壓抑的生活,倘若有一天,你的房間漏雨,把東西打濕了,或者你沒有下腳的地方了,於是你才有了扔的勇氣,這就是真的痛了,就敢放下了。

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秒表只有不斷地歸零,才能更好地測定你奔跑的速度,面對未來,人如果不及時歸零,你背負的東西將模糊幸福的指數,繼而讓你在生活中失去自我。

托·富勒說:「記憶就像一隻錢夾,裝得太多就會合不上,裏面的東西還會全部掉出來。」過去的事情可以不忘記,但一定要放下,一旦放下;萬般自在。

生命註定要忘卻一些東西,不應再追憶的便徹底摒棄,太多的留戀會成為一種羈絆,無論怎樣,我們的腳步要走向前方,而不是一直回首那過往的每一個路口。